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主宰盛世】(09)【作者:2804414863】
【主宰盛世】(09)【作者:2804414863】
字数:60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绛珠仙草

  天色昏黄,西坠的金乌正对着大地散发着自己最后的余热,本来就是暗郁的景色,加上痛失双亲的悲伤与对之后生活的茫然,小萝莉林黛不禁又落下泪来。
  旁边的婆子见此连忙上来,好生安慰着,劝回了屋子里,现在府里没了主人,外面又有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员,府里的奴仆管家也心思不稳,这几个看着林黛玉长大的婆子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让老爷的遗孤受丁点委屈,就等着京城里贾家来人。

  林黛玉神情恍惚着,被婆子簇拥回屋子里,身边的侍女雪雁伺候着吃了点东西,感觉也是无味,悲从中来,又哭了一阵,直到王嬷嬷过来才好些。

  这王嬷嬷是看着林黛玉长大的,与雪雁一样,都是当今她最信任的人,只是林府最近人多事杂,怕有人吃里扒外,王嬷嬷就去外院监管着那些奴仆,里院就只剩个雪雁侍候着。

  王嬷嬷过来,与林黛玉说着今天外院发生的事,虽然林黛玉也不一定关心,但主子就是主子,有些事该说还是得说。

  但林黛玉年龄还小,只听了会,就开始打哈切,王嬷嬷见了也就不再多说,让雪雁伺候着林黛玉上床,她也退了出去。

  林黛玉昏昏沉沉的,直到自己要睡过去,心里不禁还有些期待,从前几天开始,她每次做梦就能梦见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紫衣小姑娘,叫貂儿,古灵精怪的,与自己很合得来,二人都以姐妹相称,只是那貂儿性子野,不似个深阁闺女,倒像个小子。

  只是林黛玉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明明在梦中,却能把这些人和事记的一清二楚,她也听说过些神仙法门,但原来林府有朝廷气运庇护,无人敢窥伺,而自己现在只是个遗孤,又有皇帝的金口玉言,谁又要算计自己呢。

  林黛玉想不通,也就不再深究,只是与那梦中的貂儿一起玩乐,在梦里也没有身体素质的限制,倒是让这个打小体弱多病的女孩玩了个痛快。

  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林黛玉意识到自己快睡着了,但不一会,她的意识忽然清醒起来,眼睛一睁,入目的却是一片花团锦簇的园子,而自己正坐在石椅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来啦…」清脆的声音响起,林黛玉一回头,看见了自己的梦中好友,今天貂儿依旧穿着紫衣,只不过衣服上纹了几只仙鹤,而且衣服的样式像是道袍,凭空多了些仙气。

  「嗯。」林黛玉细细的应了一声,这个本来就柔柔弱弱的女孩在失去双亲后变的更加内向寡言了。

  不过貂儿也不在意,直接坐到林黛玉身边,靠近了身子,嘀嘀咕咕的说起话来,偶尔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看起来聊挺开心。

  「今儿无事,正好我陪你去拜见娘亲。」貂儿握住林姑娘的柔夷,一片柔软冰凉,同是女子,貂儿还是羡慕林黛玉的皮肤,调笑说是冰肌切玉骨。

  「好…」听到要去拜见貂儿的娘亲,林黛玉轻轻点头,只是又想起自己的母亲,眼圈又红了起来。

  「哎,你别哭啊。」貂儿慌了起来,笨拙的抬起手用衣袖擦了擦林黛玉的脸颊,「噗嗤…」看到貂儿呆呆的样子,林黛玉倒是笑了起来。

  收拾了下情绪,林黛玉柔柔的说,「姐姐别担心了,我没哭,」顿了顿,黛玉又说,「倒是姐姐,又怎么像着把妹妹我推给你娘呢。」

  「况且你我二人只是在梦中相会,又没个依托,要是有天忽然梦不见你了,我可怎么办?」

  「就是如此,才要让你见我娘。」貂儿轻轻揉着林姑娘的玉手,「见了我娘亲,就是我家的人了,我哥哥最疼我了,我求求他,让你一直陪着我。」

  林黛玉苦笑着摇摇头,她知道自己的命运,林如海那里虽然是有些亲人,但自己与他们都不熟,倒是自己的母族,京城的贾家那里,有意思把自己接过去,从小自己姥姥就疼着自己,去了也不会太难过。

  林黛玉也知道貂儿是一片好心,也不打扰她,只是凭着她拉着自己的手,向树丛深处走去。

  沿着石板路,绕过几棵茂盛的树,一个幽深的庭院走廊出现在面前,走廊尽头建着一个亭子,坐在亭子上能不仅有着树荫,也能一览整个园子。

  一名丽妆女子正坐在亭子里,正沏着茶,烟气袅袅婷婷,被微风一吹,消散在空中,貂儿拉着林黛玉的手跑到亭子近处,停了下来。

  两个女孩像是为周围的氛围感染,平复下微喘的胸口,静静看着女子沏好香茗,倒在两个杯子里,「过来吧,貂儿,还有你的小友。」女子开口,回过头来微笑着看着二人。

  貂儿立刻跑了上去,林黛玉在原地愣了愣,刚才女子侧脸一笑,盛世美颜让她心里一颤,心里没来由生出了莫名的好感,还带着些许的自行惭愧,待到发觉自己愣住后,黛玉赶忙走了上去,冲着女子盈盈下拜,看女子笑着点点头,这才坐了下去。

  「这孩子,比你懂礼貌多了。」女子开口赞扬了林黛玉一番,又批评起了貂儿。貂儿刚喝了几口茶,噘着嘴放下茶杯,正要顶回去,旁边林黛玉慌忙解释「貂儿姐姐只是活泼而已,不像黛玉身子弱,想动都动不了。」

  「你这孩子确是聪颖。」女子点点头,叹了口气,「貂儿也跟我说了,你俩也是合得来,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林黛玉偷偷看了看貂儿,貂儿正一脸企盼的看着自己,林姑娘立刻红了脸,「若…若是您不反对的话……」

  看出来林黛玉有些意动,女子轻轻一笑,「那就好,既然如此,从今而后,你就是我崔曼雪的女儿了。」

  「呃?」林黛玉一下呆住了,不是说让保证自己能和貂儿可以在梦中相会么,怎么就成别人女儿了。

  崔曼雪看见林黛玉愣住了,也不解释,探起身子,轻轻一招手,林黛玉就被崔曼雪拥入怀中,「好女儿,我也知道你刚失双亲,以后就把我当你亲娘了。」
  林黛玉刚想挣扎着说几句,但看着崔曼雪怜惜的表情,突然一股释怀的感觉从胸口出现,转瞬就占满了黛玉的身心。

  林姑娘没了力气,倒在崔曼雪胸前,美妇的丰乳倒是柔软,林黛玉只感觉这个抱着自己的女子让她感觉无比安心与舒适,心里生出的那些不满与芥蒂都烟消云散,只是想着,这样倒也不错。

  「好女儿,让为娘看看你的资质。」崔曼雪如此说着,伸手微微扯开林黛玉的上衣,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半个酥乳,林黛玉有心反抗,只是身体酥软无力,脑袋里也是满是『由她去吧,反正在她怀里躺着好舒服』的感觉。

  崔曼雪见猎心喜,忍不住低下头舔了舔黛玉的锁骨,手指还捻了捻小山坡上微微挺立的乳头。林姑娘娇哼一声,真是把美妇酥到骨子里了。

  美妇微微抬起林黛玉柔若无骨的身子,向下扒开遮着洁白酥乳的最后一片衣物,虽然只是一片小山坡,但黛玉还小,日后大小弹性必然让人爱不释手。
  崔曼雪怀着以后自己一定要多蹂躏这酥乳的想法,眯着眼,低下头含住了一个小山坡,牙齿轻轻磨蹭着乳头,黛玉张着嘴,迷离着双眼,两腮粉红,嘴里却发不出声音。

  美妇心里赞叹着黛玉的身子真不愧冰肌玉骨的评价,手上却不闲着,一只手扶着黛玉的身子,另一只早就探入衣物中,在小姑娘美臀那又揉又捏,窥伺着两腿之间的处女地。

  林黛玉感觉到自己私处的异动,下意识的动了下身体,却是变成侧躺在美妇怀里,崔曼雪心里欢喜,手指游走到黛玉小穴处,轻轻揉了起来。

  这回林黛玉忍不住了,充满媚意的呻吟从樱唇里发出来,惹得美妇春心大动,想到黛玉贞洁未失,这诱人的小穴现在却是插不得,美妇就转换方向,手伸到黛玉菊花处,中指轻轻按了下去,探了探黛玉的敏感度。

  没想到这小妮子对菊花却是敏感,身子扭动起来,美妇只是把中指轻轻向菊花里一探,黛玉的身子就僵住了,现下黛玉正是趴在崔曼雪怀里,头埋在美妇胸中,屁股撅的老高,双手拥住美妇的腰身,两条腿跪着夹住美妇的一条腿,强撑着身子。

  崔曼雪挑了挑眉,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黛玉的美臀,差着菊花的手指则随着拍打缓缓深入。

  林黛玉的身子也随着手指的深入微微颤抖着,脑袋虽然埋在美妇胸间,猫叫般的呻吟声却是不时传到美妇耳朵里。

  终于,美妇大半个中指都挤进了黛玉稚嫩的菊花里,黛玉身子也僵住了,只有传来的呻吟声与菊花一阵阵的收缩忠实体现着小姑娘现在的状态。

  美妇忽然感觉到腿边一阵湿润,怕不是小姑娘快到人生第一次高潮了,果不其然崔曼雪轻轻在黛玉菊花里扣了扣,美妇就感觉怀里的小姑娘瘫了下来。
  黛玉瘫软在美妇怀里,菊花的剧烈收缩,美臀上的肌肉也收缩着,美妇抽出中指,黛玉的雏菊则保持的中指的大小,许久才恢复。

  怀里的小姑娘传出来呜呜的哭声,被自己刚刚认可的娘亲用手指插菊花高潮让黛玉感觉羞耻万分,强烈的羞耻感和自小建立的贞操观念起了冲突,尚未有成熟意识的小姑娘只能用哭来发泄。

  崔曼雪爱怜的轻轻拍着黛玉的背,又伸出手指抬起黛玉哭的梨花带雨的脸蛋,在小姑娘脸颊上亲了一下,拭去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慰起来。

       ————————————————————

  林黛玉悠悠转醒,眼前是熟悉的景物,自己的贴身侍女雪雁正趴在桌子上睡着,想起刚才的梦境,黛玉不禁脸红起来,小姑娘刚想起来,察觉到自己两腿之间已经湿了一片,黛玉脸色垮了下来,这可怎么办。

  看了看熟睡的雪雁,黛玉准备偷偷起来,刚想动,桌子边的雪雁揉眼打哈的站了起来,「姑娘,起了吗?」

  看到自己要瞒不住了,黛玉又羞又急,俏脸满是红晕,看到自己长的日渐可人的侍女,黛玉感觉她刚认的娘亲给她打开一件新的大门。

  「雪雁…」黛玉叫住了自己的侍女,「你把门锁了,然后脱了衣服上床来,我有些体己话要跟你说。」

  雪雁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懵懵懂懂的,关上了门,脱的只剩下肚兜就上了床,不一会,稚嫩清脆的呻吟声就隐隐约约从被子里传出来了。

       ————————————————————

  「那林黛玉是如何从了你的?」

  微风轻抚,崔曼雪还在亭子上沏茶,满脸容光散发,只不过面前换了个人,张轩明正悠哉悠哉的坐在她面前,提出自己的问题。

  美妇笑了笑,没有回答,反倒解释起别的来,「我先以入梦之法召黛玉来,然后让貂儿与她接触,本意是打消她的疑心与顾忌,没想到貂儿与她玩的好,还求我不要伤害她」

  「看得出来貂儿是真喜欢林黛玉。」张轩明点点头,不可置否。

  「之后貂儿带黛玉来,我也就顺水推舟,收了黛玉为女,」美妇顿了顿,品了口香茗。

  「之后,我在她心里种下欲种。」「欲种?」张轩明一愣,这不是当日柳如是想为自己种下的东西么,崔曼雪怎么用了?

  「她罗刹狱有欲种,就不能我妖门有欲种么。」看到张轩明愣住,美妇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也不一样,上次那罗刹贱人想给你种的是情欲的欲种,而这次我种的则是亲情的欲种,但效果是一样的。」

  「之后我本意也是想测一测黛玉的资质,没想到那妮子身子太诱人,就没忍住,」美妇瞥了张轩明一眼,「但你放心,我没那么冲动,黛玉的贞洁还在。」
  「只不过,黛玉的资质是真的好,你知道我测出了什么吗?」崔曼雪的脸色严肃起来,张轩明也坐正,认真起来。

  「黛玉本身资质就好,而且本身还是神通子。」「神通子?」张轩明疑惑的问到。

  「是的,神通子,」崔曼雪解释道,「有人尚在母体时,甚至还未有形状的时候,就有大神通者,把一门神通,或者经文,以各种形式融入这人体内,这人出生后,就相当于一个行走的神通,只要继续成长,终有一天会无师自通这门神通。」

  「作为神通子,对于修行这门神通的人来说就是没有害处的大补之物,而那些没有修行这神通人,只要炼化神通子,就能凭白得一大神通。」

  「我用望气之术看黛玉的命格,除了朝廷的气运庇护,还有大股的青色仙气围绕,那仙气中间,有一株绛珠仙草,你可知那仙草上刻的是何神通。」

  崔曼雪的神色郑重起来,「是警幻仙姑的七情六欲破劫篇,而警幻仙姑则是太虚天仙行走真界的分身。」

  「太虚天仙?」怎么又扯到一位天仙了,张轩明惊讶道。

  崔曼雪点点头,「据说三四劫之前,太虚天仙被人算计,不得不化身千亿,以求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这几劫过去,只有警幻仙姑收集大部分化身,成就地仙,而黛玉,可能就是一个或几个重要的化身转世所成,故而有着与警幻仙姑如出同源的神通。」
  「三四劫过去了,太虚天仙留的后手也快显现了,我估计其他的化身也会一一在黛玉周围出现,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才行。」

  「这……设计到一位天仙,能行吗?」张轩明有些犹豫,「如何不行,一个几劫前的天仙罢了。」崔曼雪倒是信心满满。

  就单凭你就够了,美妇看了看张轩明,叹了口气,说黛玉是神通子,面前这位又何尝不是呢,只是背后的人太强大了,强大到无人敢抢罢了。

  崔曼雪已经脱离妖门,说是寄居在燕王府上,其实只是投靠了燕王背后的人罢了,虽然她是真心喜欢燕王,但对于燕王背后人来说也是无能为力,只希望他俩能有个好结果吧。

  崔曼雪摇摇头,不去想那些没用的,开始琢磨起对黛玉的处置来。想来想去,也只是留下个关系,静等日后罢了,美妇丧气的想着,又叹了口气。

  「雪姨,」张轩明突然开口,「你说这与林黛玉身上的仙气,是不是与京城的贾府的仙气一样。」

  美妇先是愣了愣,之后眼神亮了起来,「对啊,这二者是一样的,」美妇兴奋起来,「如意的豹房是不是在贾府还有个母畜,叫什么来着……」

  「王熙凤。」张轩明适时提醒到。

  「对,王熙凤,让她做好准备,对了,你那个菊花上被插了鞭子的母猫,叫秦可卿的,她身上的仙气与林黛玉也是一模一样,回京后得抓过来好好看看。」美妇越说越激动,仿佛太虚天仙的传承就在眼前。

  「雪姨!」张轩明咳嗽一声,轻声道,「盐科的事还没办完呢」,美妇僵了一下,哼哼两声,消停了下来。

  「盐科的事,可有苗头了?」

  「在金陵,有一薛姓盐商病殁,留下孤儿寡母,那盐商是大房,死了后,其他几房都虎视眈眈,或有机会。」

  「金陵?薛家?」张轩明表情有些怪异,「是那贾史王薛的金陵四大家族么?」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